人文常州打造常州人文第一的门户网站!
   
推荐内容
 
 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龙城名人 > 名人名事 >

痛悼老友钱听涛同志

时间:2020-02-22 14:58来源:人文常州网 作者:余锡康
钱听涛同志是我少年时代的同学、挚友,我们都走上了革命道路,但行业不同,他就职于军委系统,而我就职于钢铁工业,我俩中间还失去了联系,中断了几十年,于2018年9月恢复了电话联系.

 

     钱听涛同志是我少年时代的同学、挚友,我们都走上了革命道路,但行业不同,他就职于军委系统,而我就职于钢铁工业,我俩中间还失去了联系,中断了几十年,到了我们耄耋之年,经常州名人研究会包立本同志的牵线,我俩才于2018年9月恢复了电话联系,在南京的我打电话给在北京的听涛互诉衷情、离情,顿觉热泪滚滚,重温少年时代的温馨与亲切之感,2020年1月25日(年初一)我给他打电话拜年,听他的语声很乏力疲弱,我似有一丝不祥之感,谁知2月17日传来他逝世的噩耗,不觉悲从中来,无限感慨,回忆往事,恍如昨日。

     大约在1944年,我在常州省中(伪省立第八中学)读高一(时年16岁、听涛15岁),教我们国文的是一位爱国的北方来的黄肃秋老师(著名学者型编审),他教给我们许多爱国诗词(如满江红),还经常讲国家兴亡,民族复兴等敏感话题,激发了我们这些高中生的民族意识与爱国思想,这时我和同学周振元(已故)、钱冬生三人,发起自办一份爱国的刊物---“焱刊”,焱字就代表三把火,发出火光,寓意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。我们商定用作业本(练习簿)的单页纸,写成爱国抗日的文章,每人每月至少一篇,由我整理后装订成册,然后给大家传阅;因为我是主编,我写稿较多,每期我至少要写三四篇,总之,每个人的积极性都很高,共抒民族之情怀,共叙爱国之心声。不久周振元又介绍一位同学加入刊物的编写,即钱听涛。听涛给我的第一印象是:中等身材,略微突出的额头,下嘴唇略显厚实,显出他才华横溢,为人又非常诚实厚道。自从他加入刊物后,真是添了一位生力军,不仅能文、还能画,而且很守信用,说什么时候交稿就什么时候准时交稿,从不拖延。听涛给“焱刊”增色不少,不仅有文,有诗歌,还有画稿,听涛画的“独钓寒江雪”,寥寥数笔便将诗情画意完全表达出来,“焱刊”每期的封面,也都由听涛创作完成,他简单处理便显现出美观、大方、引人注目,我们这本很“土”的“刊物”,居然因为内容丰富,图文并茂,在同学中广为传阅,还很受欢迎(此刊物后几年在传阅中丢失,很可惜)。2018年听涛送我一本他发表文章的合集—— 《敝帚集》,上面谈到他从小爱画画,有国画的基本功。

     “焱刊”将近办了一年,后因抗日胜利、学校变化而停办,在这一年里,因为听涛经常送稿到青果巷56号(赵金华府)我的住处,因此我们经常有机会促膝长谈,当谈及国破山河在,无不痛心疾首;当谈及日伪统治的黑暗腐败,均感痛恨、唾骂;当谈及立志报国时,共同慷慨激昂;我们两人可以说是志同道合,互相钦佩,是纯真的莫逆的益师良友之交。少年时代牢不可破的友谊影响到我们今后的一生,1950年我考入北京中央重工业部干部学校后,我到北京大学宿舍去看过听涛,当时他早已参加革命,在军委系统工作,在大学读外语,培养他当军事外交官。1952年左右,我在中央钢铁工业管理局工作时,听涛曾寄来他在开罗埃及大使馆工作时的照片,再过几年就失去了联系,我写信到外交部去查询,答案是查无此人。

     2018年9月联系到包立本同志,经他牵线,才得知听涛在北京的住处和电话,从1954年到2018年,中断了64年之久的真挚友谊重新联系上。联系上之后,我们每次通话都在一小时以上,听涛清楚的记得我在高中时的名字—— 余笃敬,每当家乡的《龙城春秋》和《中吴》的杂志刊登我的回忆文章时,都会特意打电话给我,共同再回忆过去高中时编写刊物时的情景……

    2019年听涛90大庆,我曾写了几句,诗云:

未园才子气自豪,

投笔从戎志其浩。

无形战线有形功,

求索英烈太史公。

(诗中第三句指他在保密单位工作过)

     追忆听涛革命一生,赤胆忠心,晚年热心文史,助力家乡,博览群书,引经据典,奋力探索,扬我英烈,树立正气,大义凛然,功莫大焉,如今驾鹤西去,为文史界一大损失,也为我痛失良友,呜呼,哀哉! 文/余锡康 

(责任编辑:DY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
 
关于我们 全站搜索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注册信息

总部客服QQ:2622593690    值班时间:周一至周日:早上 9:00~晚上 17:00
联系地址:常州市小东门路166号    电子邮箱:wwwbujiao@163.com
座机电话:0519—88153365    手    机:15151989925  ( 苏ICP备11030947号

    技术支持:超凡网络